奥秘6:手指帝国-190

上一章:奥秘6:手指帝国-189 下一章:奥秘6:手指帝国-191

努力加载中...

年轻的女士在话筒跟前俯下身子,一字一句地说:

坚持到此刻,阿尔蒂尔才又一次昏了过去。

收:如果你们自己都不爱自己,又怎么能希望有一天你们会有能力去爱与你们截然不同的生命呢?

发:那么,你会帮助我们,是吗?

发:这么说,你同意带我们去贝洛岗了?

发:你好,103号。

它的面前堆起已经有3个小皿了!里面装的都是以手指为主题的动物学费尔蒙。

3个人又一同回到“罗塞塔之石”跟前,这位贵客正将头紧紧贴在玻璃罩上,眼睛紧盯着电视屏幕。它的触角不停地抖动着,迅速分泌出费尔蒙来记录下一次大选的情况。它看上去对法兰西共和国总统的演讲听得很认真,并作了许多笔记。

蕾蒂西娅望着她的同伴们。

收:这还不算,你们无微不至地照顾你们的婴儿,你们希望未来的手指会比今天的你们更加出色。你们向往进步,你们就像我们的战士,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架起一座桥梁,让姐妹们能跨过小溪。年轻的一代总要经过小溪,为了帮助它们走过,前面的一代就已准备好面对死亡。是的,所有我看到的一切,影片,新闻,广告都表现出了你们对自己之所以为自己的遗憾以及你们对进步的希望,正是在这种“希望”中勃发出了你们的“幽默”,你们的“艺术”……

它摇晃着触角,对自己和自己的论据显得很有信心。

收:我们不能和你们作战,你们也不能和我们作战,我们两类生物没有一方强大得足以消

到第10天,蕾蒂西娅再也忍不下去了。也许她至今对人类并无多少好感,可她的家庭意识还是很强的。再说,她的堂兄乔纳森现在可能已经奄奄一息了!而他急谴而来的求救使者却像是在电视机跟前生了根似的,拔也拔不出来。

阿尔蒂尔·拉米尔不同意这种看法。

收:挺好。

收:我不敢说我对你们已完全了解了!毫无疑问,你们的文明比我们的要复杂得多。但,实际上,我的确已经看到了其中最根本的部分。

蚂蚁平静地继续它的推理。

发:这个……

开场白很不妙。3个人都没有料到它会如此不留情面。

收:但是你们这里也有吸引我的东西。啊,你们的那些画儿啊!我真崇拜这个叫雷奥那尔·达芬奇的手指。用画画来表现自己对世界的理解,创造出一点用处也没有,只是一味用来表现美感的东西,这种想法真是太绝了。这就像是我们发出香气并不仅仅是为了交流,也是为了闻到香气时能产生的愉快感受。这种被你们称作“艺术”的既没根据、又没用处的美是你们比我们文明的先进之处。在我们的城市里,像这样的东西一点也没有。在你们的文明里充满着无用的艺术和激情。

收:你们是否在找合适的费尔蒙来说服我?不用找了!我所需要的解释你们的电视都已经给我了。我看到了各种记录片,各种报道,那里面讲到了手指之间的互相帮助。有手指从遥远的祖国赶来救援其他的手指,有粉红色的手指在照顾褐色的手指。我们,你们所称作的蚂蚁,我们从来没有这样做过。我们不去救助远方的蚁城,也不会救助其他种类的蚂蚁。除此以外,我还看到了长毛绒玩具熊的广告,这都是些没有生命的东西,但是手指抚摸它们,亲吻它们,所以,手指有足够多余的爱可以付出。

她问103号。随后的沉默里,蕾蒂西娅紧张得连心跳也加快了。站在她边上的两个人也同样急切不安地等待着来自蚂蚁的最后宣判。

发:那么,你同意带我们去贝洛岗城了吧?

发:都还好吧?

它故意要他们焦急地等待着,精心策划着它的最后决定将会在他们身上引起的反应。103号对如何操纵他人的情绪的确有着老道的经验。

发:你准备带我们去贝洛岗城了吗?

“看样子它对所看到的一切都弄懂了、”梅里埃斯说道。

所有的人听了心里都很不舒服,他们都在为同一件事而心神不宁:它究竟会怎样来看待我们呢?

收:你们的文明非常复杂,但我所看到的已足够让我领会其中最核心的部分。你们是一种邪恶的动物,对周围的一切都毫不尊重,你们唯一关心的问题就是如何积累你们所谓的“钱”这种东西。所有你们以往的历史只会让我感到恐怖:那里面有的只是连续不断的杀戮,只不过规模有大有小罢了。你们先是杀人,然后才会讨论。你们在自我毁灭,又在用同样的方式毁灭自然。

为了让103号能随心所欲地选择想看的节目,拉米尔后来又做了一个微型遥控器。这样,蚂蚁就能在玻璃罩下自己换台了。这只小虫子岂止是在用这只遥控器,它根本就是在滥用。

这样的情形又持续了好几天。

“这只蚂蚁真的是看电视看上瘾了。”

真是要命,这个问题显然不应该问蕾蒂西娅,当然也不应该问阿尔蒂尔·拉米尔。

收:你们懂我的意思吗?你们对自己的爱都不够,又如何让别人来爱你们?

收:我同意帮你们救出困在城下的朋友,这是因为,现在,我同意建立起我们两种文明间的相互合作。

发:这就是说……

收:在到你们这儿之前,我曾碰到过蟑螂,它们教了我一点东西。能爱自己的人才会被爱,愿意帮助自己的人才会有人帮助。

“不,”小精灵的主人表示反对,“这份经历太有意义了!第一次,我们让一个有生命的,非人类的生物来评价我们自己。让这只蚂蚁自由地评判吧,并让它告诉我们它认为我们的绝对价值是多少。”

他们已做了所有可能的设想,却独独没有想到这一点,没有想到人类最终会依靠达芬奇的名画,远行的医疗队和长毛绒玩具来吸引一个非人类的生物。

它眼里的我们

“我可一点也没有低估它,”梅里埃斯说道,“这其实也正是我担心的原因。如果它只对卡通片感兴趣倒好了!昨天它还问我为什么我们人与人之间要相互伤害,让彼此受苦。”

蕾蒂西娅的眼睛湿了!竟然要一只蚂蚁来向她解释,来教她去热爱人类。听了103号的这番宏论以后,她再也不会是从前的自己了。她的人类厌恶症被一只蚂蚁给治好了!她的心里忽然升起了一种要去了解同龄人的渴望,他们之中的确是有出类拔萃的人物。这只蚂蚁才看了几个小时的电视就明白了这一点,而她过去那么漫长的人生中却从来不曾意识到过。

“我想您是低估它了、它对西拉克·西拉尼亚之间的战争的看法就很有见地,而且,它也会欣赏泰克斯·艾弗里(译者注:泰克斯·艾弗里[Tex Avery 1907-1980]美国著名动画制作人。)的动画片。”

玻璃罩下,103号竖起触角,郑重其事地释放出费尔蒙。

它的头离开了电视机屏幕,用后腿支起身子,摆出一付神气活现,傲然自得的样子。

收:你们好,手指们。

蚂蚁还是不愿回答。

“也许最多只有十分之一。在这个电视机面前,它就像个新生的婴儿,对无法理解的东西它就用自己的方法来解释。”

“我们也许应该看着,别让它看到人类世界太黑暗的一面。不管怎么样,只要及时换台就可以了。”警长补充说道。

这只蚂蚁的好奇心真是无穷无尽,它不停地要求手指们给它解释新的东西:共产主义,内燃机,太陆漂移说,计算机,卖淫,社会保险,托拉斯组织,经济亏损,空间征服战,核潜艇,通货膨胀,失业,法西斯主义,气象,餐馆,赌马的前3名独赢,拳击,避孕,大学改革,司法公正,农村人口外流……这都是什么意思?

已经整整5天了!103号连续不断地在看电视,一点也没有休息。在这段时间里,它只提出了一个要求:要一只小皿来放它记下的有关手指的费尔蒙。

收:你们是想知道我的评判吗?很好,我想我已经看到了很多东西,已足以对你们下结论了。

收:这才是我所认为的重要的问题。处在我的位置上,你们会对自己所属的这类动物作出正面的评价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