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6:手指帝国-187

上一章:奥秘6:手指帝国-186 下一章:奥秘6:手指帝国-188

努力加载中...

蕾蒂西娅甚为恼火,将频道换了开去。

1432频道,新闻时事。电视里传出哒哒的机枪声。旁白:“西拉克已成功制成能致人于死地的毒气……”

103号如饥似渴地吸收着各种信息,它对所有的一切都感兴趣:足球规则。网球规则,运动会,手指的战争,各国的政治,手指的婚俗。但简单明了的连环画是103号最喜欢的节目,《星球大战》看得它如痴如醉。虽然它没能完全明白全部的故事情节,但其中不少场景又让它回想起了金色蜂巢之战。

1227频道,1226频道,1225频道,停。

收:这么说,一个完整的手指就是这个样子,像你们这样的高度吧?

收:就是有生殖力的手指也不长吗?

收:你们常常变换甲壳的颜色,就像变色龙一样吗?

发:你以前不是这样以为的吗?

103号问。

发:在我们这里也是这样。

发:这不是火。它很明亮,又能发光,那是因为它是一扇窗户,窗户里演绎着我们的文明里各处发生的一切。

蚂蚁对画面表现得很感兴趣。

收:在我们那里也是,身体颜色会有不同。单是这点就会激起双方的敌意。

收:哈,大城市里的交通堵塞,这可是到处都有的祸害啊。换其他的吧。

103号的评论:

收:我什么也没听懂……

梅里埃斯立刻就看了出来。

收:这些乱吃一气的家伙算什么东西!吃,是世界上最简单、最自然的动作。即使是我们的幼虫也知道怎么喂饱自己。当一只储粮蚁因为吃了许许多多的食物肚子鼓出来时,它只会为自己笨重的身体感到自豪,因为那是为了整个集体的利益。才不像那些雌手指因为没办法节食而痛苦伤心。

拉米尔夫妇的玩具店已经关门了!蕾蒂西娅和雅克睡在客房里,大家轮流陪蚂蚁看电视,来满足它的好奇心。

103号听着电视里的解说,学到了有关它这种昆虫的许多知识。它从来不知道地球上有那么多蚂蚁,也不知道在澳大利亚有一种叫做“火蚁”的蚂蚁,酸液浓度之高竟能腐蚀木头。

随后的几个小时就在高强度的电视介绍中过去了。

收:笑是什么?

屋里的人都咯咯咯咯笑了起来。

耳听为实,眼见更惊

发:‘蚂蚁’就是你们。

他们又换了频道。

103号分泌出一滴唾液,准备记录下它对手指习俗的观感。然后,它就可以推断出这种动物的价值。

收:这是什么?

发:我们调到了个地下频道,这是一部……色情片。

当然,它无法辨别音乐和噪音,但是,用了这个方法,它至少能明白电视中点评和对话的基本内容。

可结果还是没什么说服力。要创造蚂蚁的笑话就必须先弄清楚对一个蚁城的城民而言,什么才是重要的,什么又是次要的。

收:我一直以为你们只是一大块粉红色的东西。你们没有触角,怎么能和我说话呢?

103号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它觉得雌手指实在很难看。

这是一部介绍爱因斯坦生平的电影。影片采用大众化的语言来解释他的天体物理学,103号觉得这电影的意义出乎它的意料之外。

发:这是讲手指如何生殖的片子。

收:而且你们有两只眼睛,一张嘴,但它们都长在你们身体的上面。

阿尔蒂尔·拉米尔解释道。

它隐约辨出那是空中婚礼的画面,公主们与雄蚁们一同向天上飞去。

发:这是说着让人笑笑的。

收:衣服?是不是…种为了不让你们的天敌识别才披上的伪装?

几个人都焦虑不安起来。他们忙不迭地安抚它:

发:不长。

收:你们的雌性怎么会没有翅膀?

向一只蚂蚁解释显象管的工作原理,阿尔蒂尔实在感到力不从心,就想用比喻来试试。

屏幕上,一片浅灰色的烟幕里排着几列一动不动的汽车长队。镜头向后推移,旅行汽车,卡车,小汽车,公褂蛀车如同粘在了柏油马路上,绵延达数公里。

收:“蚂蚁”是什么?

收:“医生”是什么?

收:你们还少了2条腿,只有4条,那你们怎么走路呢?

为了让它能听到声音,阿尔蒂尔将电视机的扬声器对准“罗寒塔之石”的话筒,这位贝洛岗城的探险家就能同时欣赏手指的电视图像和转化成香气的电视声音了。

3个人想尽办法要创造出一个蚂蚁的笑话来:“这故事讲的是一只蚂蚁,它要重新粉刷房顶……”

他们把103号放在一台彩色电视机的液晶显示屏前。但对一只蚂蚁而言,它还是太大了。他们又在屏幕前放上一块能将图像缩小100倍的透镜,这样,蚂蚁就能看到完整的电视图像了。

发:哦,不,并不是这样的。

一组组画面切换着。

发:一篇关于大城市里交通情况的报道。

雅克·梅里埃斯立刻跳了起来换了个台,他那绝妙的主意看来并不是万无一失。

发:没有一个手指是长翅膀的。

1445频道,世界小姐选拔赛。姑娘们扭着身躯在台上走来走去。

收:这些画面怎么会到这里面去呢?

第三天,103号看到了几个喜剧演员的表演。他们相互争抢话筒,讲的笑话令房间里所有的人都捧腹不已。

收:停,那是什么?

拉米尔犹豫了下,终于承认道:

收:你们是用头做的吗?

发:有些雌性手指留长她们的毛是为了更容易吸引雄性手指。

发:这只是一种食品广告,没什么意思。

收:当然,不过不是这样的火。你们快解释啊!

发:这不是昆虫,这种动物叫人,就是你们所谓的手指。那些是我们中的雌性。

没办法,拉米尔只能尽力解释,103号要求知道全部事实。

收:“蚂蚁”是什么?

有关肥胖症的介绍。这里面主要解释了厌食症和肥胖症。蚂蚁对此辣感不满。

发:在你们的世界里,难道就没有能让你笑的事吗?

发:它们会在空中飞行。

阿尔蒂尔·拉米尔打开电视机,他的手指刚好按在遥控器的一个按扭上。

蕾蒂西娅尴尬地回答。

103号成了个永远不疲倦的电视观众。

341频道:“用了MRAK MRAK,您就能轻松消灭……”

发:我们只要用两条腿就可叫走路了。当然,我们也是花了很长时间才学会用两条腿走路而不跌倒。至于两条前腿,哦……我们用来……比方说拿东西。跟你们不同,我们不是所有的腿都用来走路的。

发:我们采用听觉方式交流,所以不用触角。

再换频道。

发:是一些手指,他们专门帮助其他生病的或是有需要的手指,无论他们是自己国家的还是其他颜色皮肤的。手指并不是全都是粉红色的,在世界的另一边里也有黑色和黄色的手指。

收:我必须先要知道“笑”是什么意思,但我实在不明白它指的究竟是什么。

收:这是什么?

103号把所有的一切都记在了它的动物学费尔蒙中。这些手指真是想象的产物。

播音员冷漠的声音:“旱灾继续在埃塞俄比亚肆虐,饥荒已持续了5个月。目前又有消息说当地即将面临蝗灾的威胁,国际瓦助组织的医生们已在受灾地区开展救援工作,但收效甚微。”

收:不,这种平面的亮光是什么:

发:一部关于全球饥荒情况的记录片。

收:停。这是什么?

蚂蚁把两根触角擦来擦去。

他们犹豫着不知该如何解释这些令人并无好感的画面。那上面将蚂蚁拍成了一堆乱躜乱动的黑糊糊。

103号暂时放弃了要弄懂的念头。它只是在自己的动物学费尔蒙中记道:“手指们需要讲一些奇怪的故事来激发一种生理现象,他们喜欢嘲弄一切,”

“思考陷阱”。拉米尔夫人出现在屏幕上,面前的难题是如何用6根火柴搭出6个三角形来。她坚称自己还没解答出来。不过现在,蕾蒂西娅和雅克已经知道所有谜语的答案,拉米尔夫人早已记得清清楚楚。

薷蒂西娅使出浑身解数向它解释什么是手指的幽默。她试着用一个疯子重新粉刷屋顶的故事来逗它笑,可一点效用也没有。其他的笑话也是如此。没有人类文化的底蕴,一切都将变得平淡无奇。

荧屏上的那一对相互交换了位置,纠缠在一起。

发:嗯……这太复杂了!没法解释。

解说员的旁白:“交通堵塞已成为当前大城市所面临的最为忧心的问题之一。一项统计表明,公路和高建公路建得越多。买车的人也越多,交通堵塞的情况就越严重。”

发:不完全是。确切的说,这是一种用来御寒和展示个性的方式,它们是用植物纤维编成的。

瘦骨嶙峋的身体,眼睛边爬满苍蝇的孩子,松弛干瘪的乳房下躺着的皮包骨头的婴儿及他们惊慌不安的母亲,还有那些目光呆滞,叫人分辨不出年纪的人……

103号记啊记啊,那扇小窗里迅速展现着大量极有价值的信息,它已经离不开这扇窗户了。

1224频道,一大堆小黑点在荧屏上蠕动着。

收:这是一种平面的、冷的火吧?

收:我们?

103号不懂这种手指的技术,不过它知道这就像是自己同时在手指城市里的不同地方看这个手指的世界。

收:啊,是用来向异性炫耀的,就像蝴蝶那样吗?

收:这是什么?

103号伸长了脖子,即使是特写镜头,它也无法认出这些都是自己的姐妹们,因为蚂蚁的视野是球形的,而人的视野是平的。

一个满脸堆荚的胖男人对着观众们故作正经地说道:“你们知道一个女人和一个政客的区别在哪里吗?不知道?那好,我来告诉你们。当一个女人说不行,意思就是也许,当她说也许,意思就是可以,当她说可以,就会被人当成婊子。而当一个政客说可以,意思就是也许,当他说也许,意思就是不行,当他说不行,就会被人当成混蛋。”

发:你也知道火?

收:这些用两条后腿踉踉跄跄走路的是什么昆虫?

3个人尽量用简单来了的词语来同答好每个问题,他们几乎是在被迫重新创造法语。由于法语中有许多单词的词义非常微妙,其后隐藏着丰富的意思,他们每次都必须用另一种方法来定义务,让蚂蚁能听懂他们的话。

雅克·梅里埃斯问道。

发:这叫电视,它是我们这里最普遍的交流方式。

103号问的多,学得也快。其中有些问题比较难以得到令它满意的回答。比如说“为什么手指的眼睛能动?”、“为什么同级别的个体大小都不相同?”

收:一开始,我不知道如何区分手指,现在,看过了许多手指的面貌,我已经可以把它们区别开来了。比方说它,它就是雄的对不对?我能认出来是因为它的毛很短。

蚂蚁将右眼凑近了缩小镜,久久地审视着荧屏上这些摇来晃去的身形。

103号终于对雌性人类的表演看腻了!它想看看其他东西。梅里埃斯不断地换台,当某个画面引起103号的兴趣时,它就会发出“停”的讯息。

发:我们没有甲壳,我们的皮肤是粉红色的,直接露在外面,所以我们穿上各种颜色、花样的衣服来保护皮肤。

发:如果有人愿意这么做的话,这样说也行。但确实我们当中的雌性有时以某种方式穿着能更好地吸引异性。

收:那些脑袋上长了很长的毛的,它们是不是病了?

他们的运气不太好,这是一部讲蚂蚁的科普片。

发:一篇……一篇有关蚂蚁的报道。

阿尔蒂尔又迅速换了个频道。

收:你们其实就像鼻涕虫一样做爱,在地上扭来扭去,这样做肯定不会舒服,全身都会被擦到的。

103号的评论:

  • 背景:                 
  • 字号:   默认